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爱情散步归来

“你从来没有这么真实过。”

陈钟岳站在我面前,看我的目光近似贪婪,要将我拆吃入腹,但逐渐又归于静水深流,他张开双臂,“来我怀里,哭出来。”真奇怪,走进这个屋子已有二十五分钟,直到此刻我才真正看到了他,他穿深酒红色枪驳领英式西装,是我在灵顿路买的那件。

他气色很好,俊美庄严,却又可怜,因为他和我一样病入膏肓。爱而不得是不治之症。

我偏要刺伤他,“不必,我哪敢靠近你?我一直记得当年也是在窗前,我远远看着陈栖雪,他意气风发,而我被你当成狗,你说—— ”我模仿他的口吻,一字一顿道:“‘你不能跟他比’。”

他瞳孔微缩,像被刺痛了,我分外畅意。而他又靠近了半步,目光如水温柔,“你不能跟他比,因为他是婊子,你是我爱的人。”

我愣住了。

他继续说:“陈栖雪被陈露夕当婊子使,对外称作交际花、艺术家,只要需要就送去做性贿赂,从他十四五岁就开始了,你要跟他比吗?”

“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“这种事多花点手段就能查出来,凌妍书也知道,所以她才选他,拿他来对付你。他的名声比你好,钢琴艺术家,其实他漏洞百出,家里底子早败光了,这个圈子谁都可以利用他,给钱就行。”

我不懂,“为什么凌阿姨要这么做?拿他给我下马威?”

“嗯,李家只会允许联姻,但凌歌爱男人的名声在外,但凡势头正旺的家族都不会把女儿嫁他。凌妍书不敢拉门当户对的女孩来当幌子,事后没法跟女孩家里交代。她很有脑子,懂得循序渐进地攻克困难,承认陈栖雪做男儿媳,意思是她不反对凌歌断袖,只是反对你,现在火力全集中在你身上。”

原来如此,先捧陈栖雪,暗中挤兑我,等把我踹开后再踢了他,因为他没有根基,可以用完就扔。

凌歌知道他妈妈有多聪明吗?

“你想跟他在一起,凌妍书是你要过的第一关,她的方式算软和的,如果李家人来,就不是这样了。”

“可是他爱我……”

陈钟岳反问:“胜过爱他的事业吗?”

我无话可说,楼下,他终于想起来看手表,立刻乱步后退,跟苏先生摆手道别,然后四处张望寻找,他可能在大喊我的名字,宾客们纷纷转头看他,他步伐焦急,几乎要跑起来,安保人员从侧门鱼贯而入,他连比带划跟他们说着什么,那些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《点击报错,无需注册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