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被前男友性骚扰(微)

周五下午,我提前下班,搬着一个大纸箱从办公室走出,同事们看到我都惊讶地瞪大眼,王莎莎那姑娘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一样:“你被炒鱿鱼了?”

“什么呀?是灭……是区长准我假了,我明天开始出远门,今天要把从国家图书馆借的书还回去。”

他们都惋惜地看着我,好像在看一个绝症患者,朱莉安对我放弃治疗了,干脆让我想干嘛就干嘛去,干我那异想天开的小福宫大业。走之前杨邂还送了我一袋无花果,是他自家种的,他家的花园里种满了青菜、苋菜、樱桃树、葡萄架什么的,人赠老杨外号“老菜农”。

抱着一箱书快要走到地铁站,我才发现自己少脑子,把家门钥匙落在了办公室抽屉里。这个点凌歌不是还在福利院,就是去买菜了,没法给我开门,我只能认命地往回走。

箱子里的书都是建筑着作,首要大部头是梁思成译注的《营造法式》,我虽然不太懂文字,但书里的图多,结合梁先生批注,勉强啃下了半本。

这天的云也寻常,风也寻常,偏偏一道声音像从冥府探出,勾住我脚踝:“阿净。”

一辆迈巴赫无声无息地跟在我身后,赵钺摘了墨镜,向我招手。

“我去!你从哪个旮旯里冒出来的?”

赵钺吃惊:“你怎么这样说话,不是你的……风格?”

“我刚看完东北人写的承德避暑山庄详解,算了,说了你也不懂,别跟着我。”我扭头加快脚步,小道左侧是右车道,另一旁是铁栅栏,我没法绕路,而前面再拐一个弯就到工会党区政府了,赵钺仍阴魂不散地跟着我。

“你有病啊!你一个人民党的人跟着我干什么?我同事看到了该怎么想!”

赵钺露出贼笑:“上车,跟我去咖啡厅谈谈,不然我就跟到你工作的地方。”

他活像一个泼皮无赖,我上前踹他车门:“下车!跟我走两步,累不死你。”

我把他往空旷人稀的地方带,最后到了令港海港边,三面环水,一面是断崖,藏不了埋伏,就算他想算计我也无法施展。

“有屁快放。”

我把一箱书放在石台上,迎风站立,赵钺站在我后面,盯得我后背发毛:“三年了,阿净。第一次离你这样近。”我猛然回头才发现,他的手伸在半空,正痴迷地碰触我飘散在风里的发丝。

“别恶心我,记住你的身份!赵钺,你跟我以前是仇人,现在是政敌。摆好姿态再跟我说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《点击报错,无需注册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