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半岛铁盒

晚间我搭车到玫伦区见聂甹悠,原本和他约在六点,我又迟到了。他在书房处理文件,看得出正焦头烂额,见到我时不耐烦道:“你方才去哪儿了?”

“去哪儿?进大观园了,见有钱亲戚去了。”

他放下钢笔,像是想到了什么:“你去陈钟岳家了?陈家话事人都在?”

“嗯。”

“感觉怎么样?”他手上轻轻转笔,黑而沉的两眼近似审视,像在估量我的野心。

陈露夕算计陈钟岳,陈钟岳斗垮陈露夕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这是一个轮回。和平不会长久,争端再起时,谁会是新的掌权人?

我与他无声对视了一会儿,笑道:“我见诸君多像猴,料诸君见我应如是。”

聂甹悠也笑起来,从桌子后绕到我身前,亲昵地揉我脸颊,吻我嘴唇,像是不解恨一般,又狠狠吻我良久,声音低沉:“你记住,我爱你,不是因为你姓陈,只因为你是你。”

第一次听到他讲那三个字,可真不容易,我立刻回他:“好,我也爱你。”

聂甹悠凝视我半晌,用力闭上眼,叹息道:“你不在乎,你答得这么轻巧,你根本不在乎!陈净!你……你是不是没忘那次……在剧院,陈钟岳……”

“别说了。”我按住他手臂,既然连说出口都那么痛苦,为何还要再提起呢。

聂甹悠唇色苍白,微微颤抖着:“你……你不会原谅我了,对吗?”

我开始暗自思忖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,他们一个两个都对我表现出独占欲,就好像爱我至深,非我不可。难道是因为凌歌?他的归来像催化剂,激发了他们的危机感,他们意识到终有一天我会离开。

“说真的,我不知道。或许,时间能治愈一切。算了,别谈这些婆婆妈妈的事了,把中渊建工的投标书给我。你是不是还在忙speed的研发案?听说你想买小公司的专利,药企并购是我的专长,如果你需要我帮忙把关,把文件一起发来吧。”

一时间他的表情说不清是失望,还是如释重负,他说:“好。”

我白天走街串巷做社区工作,深夜里挑灯读文件,speed药业的研发部一团混乱,将近三年没有产出,很明显后继无力,前途堪忧。

聂甹悠已经让人买进了三种新药的专利,可惜是毛毛细雨,撑不了多久,最迟在明年第二个季度,speed将再度面临大幅度裁员的困境。

聂甹悠的团队收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《点击报错,无需注册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