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穿粉丝袍跟衣冠禽兽打炮()

我终于理解了touch bra经理所说的“中国人很精明”,这不止是指他们长袖善舞,挑剔难对付,更是指他们的专业性,跟我对接的恒昀客户对科技这一块了解很深,我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。

深入交谈后我才知道,他们国内也在作最前沿的药物研发,某顶尖大学的课题组作化合物开发,包括药理等非临床研究,可惜进一步的临床研究需耗资10亿美元以上,而且科研存在着耗资甚巨也无结果,钱全部打水漂的可能性。

中国国内的企业缺少投资能力,cfda(中国药品监督管理局)在全球通用的fda(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)资格内声望较低。

真是无可奈何的事,我看过顶尖大学的研究资料,可实现度很高了,可是在国内找不到买家,拖了很久,国际专利快要到期,只能把临床授权卖给美国。

客户感叹,这在中国是常态,国内制药厂小而多,同行间恶性竞争,多数在仿制国外过期专利的配方赚大钱,不愿意承担临床研发风险。

恒昀在国内一时找不到药物成品,不得已之下,只能来国外买我们的产品。这些中国客户精益求精,恒昀这个大项目一直拖到了十二月下旬,我费心费力,终于完成了它。

这个时间节点很尴尬,还有半年就要毕业,原本计划第三个学期去沃顿商学院交流,但似乎不合算,不如去顶尖投行或私募干第二份实习,履历来得更漂亮。

我一边犹豫,一边做两手准备,但熬夜到凌晨一点,笔记本上突然跳出一封新邮件,来自canary wharf区一家着名银行,通知我去总部报道。

金丝雀码头(canary wharf区),伦敦的金融心脏,我跟万千人模狗样的精英一样,拿摩丝把头发搞得油光水滑,脚下生风,目不斜视,把大路走成赛道。

银行把我安排进投行部,专门负责穆斯林金融这块,不用说了,都是陈钟岳安排的。

这老小子贼心不死,对我的控制欲越来越强,经常一个电话打过来,叫我千里迢迢赶过去挨操,上个月周生没订到当夜头等舱的票,竟然派出私人飞机来接我。

到了床上花样更多,不是嫌我脾气差,就是嫌乳头不够粉了,他逼我每天上药做保养,但我从来都不记得,不愿记得,只在见面之前做做样子。

有好几次是在机场盥洗室,我把防色素沉积的日本药倒在手上,看着镜子面无表情地揉搓两乳,淫荡,却又一本正经,我的人格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《点击报错,无需注册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