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骚宝贝要车震了(微)

即将考试的前一天,我坐在角落里,忽然有一个外国姑娘走到我旁边,她一头淡金色卷发,笑容温柔而羞涩,用中文对我说了四个字,我惊得要从座位上弹起,她居然说:

节哀顺变。

很快我明白过来,她是觉得我穿的像参加葬礼。于是我温和地向她解释,这只是我的个人品味。她连忙向我道歉,脸上透出薄红,我笑着安慰她,说没关系的。

她和我聊了起来,她叫埃琳娜,是法国人,我还从她那里得知班上同学给我起了绰号,东方剑客。原来大家早已注意到我了,在他们眼里我神秘,孤僻,独来独往,像中国传说里仗剑走天涯的黑衣剑客。

埃琳娜边说边笑,我也跟着傻笑,后来门口有人接她,她匆匆跟我交换了联系方式,转身离开。接她的人是一个亚洲女孩,和我同班,姓氏翻译过来是“安”,不知是中国人,还是韩国人,看见我时,她微微笑了一下。

过去我以为埃琳娜和她是一对les情侣,现在不确定了。翻看手机通讯列表,我不禁苦笑一下,里面新加的好友都是女孩子,来一趟英国简直像进了盘丝洞。戏曲社的姑娘们约我下午六点半练歌,我无心复习,任劳任怨地出去受她们的挫磨。

时间还早,不到下午三点,我先去国家艺廊逛了逛,里面客流量太大,于是我又绕路去大英博物馆,就是在这个时候,我隐约觉得有人在跟着我。

排了一会儿队,我进入博物馆,里面秩序井然,我不时在艺术品前驻足,看防盗玻璃上映出的人影,有三个白人频繁出现在我身后半径二十米的范围内。我从希腊馆走到埃及馆,又走到英国馆,他们一直慢慢地跟在后面。

可惜今天不是周五,5:30就闭馆,我无法再拖下去,寻到机会快步走出博物馆,在人流里左冲右突,几乎要跑起来。

那三个人意识到自己已暴露,开始光明正大地跟踪我,我一直往人多的地方走,走进特拉法加广场,那些人冲上来,呼啦啦惊起大片鸽子,我大喊:“你们要干什么?离我远点,不然我马上叫警察!”

一个高胖白人耸耸肩:“跟我们走一趟,有人要见你。”

我坚信光天化日之下他们做不了什么,但被三个男人跟踪终究很危险,我扬了扬拳头:“滚远点,知道我是谁吗,我是……”我随口诌道:“我是一名剑客。”

白胖子皱着眉,还认真地问:“knight?swordan?”

他们像三个憨豆特工,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《点击报错,无需注册》